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建筑艺术 >>密克罗尼西亚华人曲国君

密克罗尼西亚华人曲国君

发布时间:2017-06-09 13:51来源:网络

中国有一位哲人早在上个世纪就曾说过:“世界上凡是有阳光和海水的地方就会有华人的足迹。”这句话即使在今天也是至理名言。就在浩瀚的太平洋上,一个名叫波那佩的弹丸小岛上生活和工作着大约20名华人华侨,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同当地人民一起谱写着友谊合作之歌。波那佩岛虽小,却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首都帕利基尔的所在地,麻雀虽小,可空港、海港、商店样样俱全。

  
  两家华人餐馆和旅馆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是太平洋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它位于赤道北侧,由600多个大小岛屿组成。该国同外部只靠一条航线沟通,飞往美国关岛和夏威夷,岛内交通依赖各种大小船只。由于地理位置遥远,以往辽宁与密克罗尼西亚的交往并不密切。2006年7月,密克联邦副总统基利昂在中国外交部的安排下率代表团访问了辽宁省,开创了密克同辽宁交流与合作的先河。密联邦的海域是世界上著名的金枪鱼产地,世界上主要捕鱼国家多在该海域捕鱼作业,近年来辽宁船只也开始在该国海面营运。
  该国总人口约10万人左右。这个太平洋小岛上,华侨华人经营着两家中餐馆和旅馆。他们虽居小岛,但心向中国,用自己勤劳的汗水和智慧,同当地人民友好相处,艰苦创业,在密克干出了一番事业。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是来自吉林延边地区的曲国君先生。今年年初,笔者访问密克罗尼西亚时同曲国君先生相识,了解到许多曲先生在太平洋岛屿上的传奇事迹。
  
  独辟蹊径密克岛上谋发展
  
  曲先生今年46岁,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出国大潮中即走出国门,来到美国关岛创业,先后在餐饮业和建筑业打拼。曲先生刚来到异国他乡时,手头资金并不宽裕,又不懂英语,但通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曲先生不但可以自由地用英语同外国人交流,还拥有了自己的中餐馆。
  经过几年的经营,曲先生发现关岛中餐业竞争太激烈,发展空间已经饱和。他果断做出抉择,另辟蹊径,实现资本的战略转移。2004年,他将自己经营的重点从太平洋地区的交通中枢和旅游胜地关岛,转移至尚不被人们看好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波那佩岛上。曲先生的经营理念是,与其在中餐业竞争激烈的关岛互相压价,靠低成本赚毛利,不如来到尚未有中餐馆的波那佩岛建立自己中餐业的重要地位。
  来到波那佩岛后,曲先生通过认真考察和周密测算,决定通过银行贷款,租下地理位置绝佳,距离国际机场只有100米,背靠港口的一栋四层楼房。经过精心装修改造后它成为集餐饮、住宿、娱乐于一体,有60个床位的旅店,取名为“中国之星”酒店。曲先生通过“中国之星”酒店在波那佩岛迅速站稳了脚跟,酒店的经营也取得了初步成功,在当地政界和商界都有一定影响。
  
  接待中国外长小酒店
  创出大名气
  
  曲先生在当地除日常经营酒店业务外,还积极热情帮助当地华人华侨。中国驻密克大使馆的官员也都把曲先生和“中国之星”酒店当成自己的好朋友。
  2006年8月,李肇星外长访问密克。密方非常重视李部长的访问,高规格接待,在选择下榻酒店时,密克方面首先想到把中国代表团安排到曲先生经营的“中国之星”酒店。
  曲先生全家和饭店全体员工全力接待李部长一行,特地改造了房间,添置了各种设备。曲先生亲自出马,负责为代表团采买各种蔬菜和水产,尽可能使代表团一行在密克吃得满意、住得舒服。代表团成员都说,虽远在密克,可住在“中国之星”酒店,却有回到家的感觉。
  周游过世界的大国外长能够下榻在“中国之星”酒店,顿时使曲先生在波那佩岛上名声鹊起,酒店的生意也更加红火。当地政界、商界重要人物都以能够到“中国之星”酒店吃一次地道的中餐为荣,曲先生借此结识了很多密克的要人。
  
  关心受困中国船长
  帮助辽宁工作组
  
  2006年11月,密克联邦司法当局以不救援四名海上遇险的密克岛民为由,起诉隶属辽宁省外贸食品运输公司的船只“海顺”号和船长张小辉,要求中方公司为船只支付10万美元的保释金,为船长支付40万美元的保释金。由于船东付不出如此高额的保释金,船长被扣留在拘留所。
  事出后,中国外交部和我驻密克使馆非常重视,辽宁省外办副主任王之锋和辽宁省外经贸厅等部门的官员特地为解决此事访问密联邦,来到波那佩岛,下榻在“中华之星”酒店。
  密克联邦1968年独立后参照美国的分权模式建立了政府、议会和法院,分别掌握行政、立法和司法权,号称保持司法的独立性。辽宁省工作组到达密联邦后却发现,密政府各部门工作效率低下,办事拖沓,各部门相互扯皮,这为问题的迅速解决带来很大困难。曲先生看到工作组人员心情很焦急,就想到应该积极利用自己与秘政府上层人士良好的关系为家乡人民做点事。
  于是,曲先生主动与他的老朋友、密克联邦的司法部长和总检察长玛斯泰拉・杰克森女士联系,邀后者到酒店吃饭,借机会将杰克森女士介绍给工作组。辽宁省工作组积极利用曲先生同杰克森女士的关系做密联邦上层人士的工作,加快了“海顺”号审理的进程,使船只和船长得以比较迅速地摆脱了密方的司法纠缠。
  曲先生就是这样在波那佩小岛上辛勤地从事着自己的事业。当笔者询问他今后的打算时,曲先生深情地说:“叶落归根,在海外再打拼几年我就回国,回到我那长白山脚下的故乡。”

上一篇:两税并轨势在必行

下一篇:一场“见义勇为”官司背后的法律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