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建筑设计 >>“卡奇社”主唱:颗粒――闷骚不是我风格

“卡奇社”主唱:颗粒――闷骚不是我风格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3来源:网络

  

  如果你听过“卡奇社”的《日光倾城》,你一定会记得那个能够穿透你烦恼的声音;
  如果你没有听过“卡奇社”的歌,请你暂时放下杂志,听过之后再来加入由颗粒同学主演的“颗粒颗粒巴巴变”吧。
  
  谁也不会想到集词、曲、唱为一身的主唱颗粒,大学专业居然是美术;谁也不会想到声音和身材都温柔娇小的她,竟然是大大咧咧的北方姑娘;谁也不会想到声线唱腔酷似王菲的她一点都不介意表白王菲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偶像。她有80后的机灵和小酷,从来都选择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高傲,但是心地善良;
  我谦虚,但受万人景仰;
  我可以把神赐给人类的爱运用得出神入化:笑一下就可以让河水倒流,哼一声就可以让布什下台,哭一下就可以阻止人类进程,可以迷死男人还自己买棺材,可以让恐怖分子排着队自杀只是为了逗我开心……
  我究竟是仙女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使者?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是颗粒,我是我。”
  
  采访颗粒之前,便被她博客上这一段彪悍的自述文字雷到了,花了好半天时间才将那个安静低吟的声音主人与这个小宇宙强大的博客牵上关系。从“卡奇社”出第一支单曲到今天,无论是他们的音乐,还是现场的表演,颗粒一直都以娴静、低调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眼里。那些温和却直透人心的曲子,那些才情横溢的歌词,让人对这个外型酷似江南女子的十足北方女孩,到底有着怎样强大的内心世界充满无限好奇。
  
  G(《GRACE新地》):喜欢别人叫你才女么?
  颗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才华,属于他们自己专业的才华,所以我觉得我很有才华是很普通的现象,音乐创作对在音乐领域工作的人来讲是件普通的事。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无才的,我的才华只是体现在偶尔灵光闪现的时候,有办法及时抓住。
  
  G:很多人第一次听你的歌就被你的声音给震撼了,叫你“电音天籁”。
  颗粒: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有些浮夸了,妈妈给了我一副好嗓子,我用它来唱歌并且很认真地唱而已。天籁只是个词汇,记得初中淘磁带的时候,这个词好像是个指标,可是现在都被用滥了。就像上街听人喊“美女”,半数以上女性有反应。
  
  G:对啊,现在是女的就叫“美女”,就像“非主流”变得主流,“另类”变得平常了一样。
  颗粒:有人看我打了唇钉就觉得我另类,其实在我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什么另类还是大众的区分,我喜欢在人群中随波逐流的感觉,无论到了哪里,只要自己保持自己是透彻的就好。
  
  G:你的唱腔很有晃耳王菲的空灵,能唱到人心里去,她是你偶像么?
  颗粒:我一直都迷王菲,不过在我心里从来没有什么偶像不偶像的概念,“偶像”两个字带着盲目崇拜的意味。她的歌很动人,我被她诠释的那些歌持续感动,我从来不否认那些感动会无形中渗透到我的音乐里。
  
  G:这几年从玩乐队、玩巡演的“玩音乐”,到正式签约出唱片的“职业音乐”,内心感觉转变最大的是什么?
  颗粒:从前我自己写歌唱歌,没有听众就自己唱给自己听,兴奋地去看喜欢的乐队演出享受观众的快乐。现在掉了个儿依然快乐,自己试着去通过音乐、肢体和观众交流互动,学会了摆脱害羞,慢慢开始享受那种在舞台上自由自在的感觉,无论是听歌和被听,对我来说都是快乐的。
  
  
  G:看你这么安静,可听你身边的朋友说你实际上很爱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
  颗粒:真的不是我故意低调,是在陌生人面前我高不起来。我可一点都不闷骚,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透彻的明朗的简称“明骚”,青春何其短,不想浪费在闷骚这件事上。
  
  G:你属于“粗神经没心没肺”那一型,还是“古灵精怪想法特别多”那一型?
  颗粒:我想法巨多,什么都想沾。唱歌、画画、写作、摄影,逮着什么迷什么。
  
  G:对唱歌的热情最持久吧?
  颗粒:恩,从小就爱唱歌,成天哼哼唧唧,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当歌唱家,初中时想当作家,高中时又想当画家,不过最后还是决定以唱歌作为理想,因为这事对我来说坚持下来最简单,哈哈。
  
  G:有理想的同志才是好同志,颗粒同志就是。
  颗粒:是啊,虽然每段时期的理想不一样(笑),但毕竟在一个一个尽力实现。
  
  G:就像《奋斗》里的人们一样。
  颗粒:我也说不清怎么样才算努力奋斗,反正人一生要做很多事,每一件都做开心就好。
  
  G:开心为原则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野心,也不喜欢较劲?
  颗粒:不怎么爱较劲,自己认定对的就慢慢做,又不是为别人做,所以也不需要谁的肯定或认可,更懒得去反驳别人。
  
  G:快乐为王?
  颗粒:是呀,都说愁也一天,乐也一天,何必让自己过得苦大仇深!
  
  年纪不大的颗粒同学,不光在歌词上的灵性让人惊讶,对待生活的姿态也深谙道家的养生心法,温和而不激进、真诚而不做作。就像她音乐里的电音节奏可以成全一曲好歌的起伏一样,她那偶尔冒出的小叛逆,成全了一个古灵精怪的颗粒。

上一篇:带着阳光去旅行

下一篇:你可以再CUTE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