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室内装修 >>阿尔比《动物园的故事》的语用分析

阿尔比《动物园的故事》的语用分析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3来源:网络

  摘要 阿尔比创作的具有美国特色的荒诞派戏剧,除了表现人生存的荒诞,还反映了一些美国独特的社会问题。本文通过对阿尔比《动物园的故事》的语用分析,阐述荒诞派戏剧用荒诞的形式来表现荒诞的主题,使形式和内容得到了统一,从而使荒诞文学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关键词:动物园的故事 语用分析 荒诞文学
  中图分类号:J801 文献标识码:A
  
  荒诞派戏剧是20世纪50年代诞生于法国、60年代流行于欧美的一种戏剧形式。西方现代派文学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后,逐渐放弃理性手段和推理思维,而用非理性的方式表现人类处境的荒诞无稽和毫无意义。本文旨在透过语用分析视角,分析美国荒诞派剧作家爱德华・阿尔比的《动物园的故事》的主题。
  
  一 《动物园的故事》的荒诞主题
  
  荒诞派剧作家并没有固定的组织,也没有共同的宣言。每个荒诞派剧作家都有他自己对待主题的方法,有他们自己的根基、泉源和背景。但他们的作品又不谋而合、不约而同地表现出大量鲜明的共性,反映了西方世界他们同代人的偏见与焦虑、思想与感情。
  在阿尔比的早期戏剧作品中,可以明显地找到欧洲荒诞派戏剧主题的缩影。在阿尔比的成名作《动物园的故事》中,“人与人的隔绝和难以沟通”的主题十分明显。这一主题着重反映在非人的世界上,人与人关系疏远、冷默、隔绝。在西方社会,人与人表面上看起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实际上却感到空虚孤独,人与人极难沟通和理解。主人公杰利的孤独被“两个空相框”的比喻表现出来。这两个相框是空的,竟是因为他生活中还没有一个值得他怀念的人。
  杰利讲起“动物园的故事”,他说他去动物园是为了观察人和动物的共同生存方式。他发现绝大部分动物之间都是用栅栏隔开的,人和动物之间也是隔开的。这明确点出这出戏的荒诞主题:人像动物一样相互被栅栏隔绝,无法沟通。结尾杰利的惊人之举是为了震动观众:要冲破隔绝人与人的栅栏,完成沟通,有时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二 《动物园的故事》的语用分析
  
  1、故意违反了一些重要的会话原则
  语用研究早已注意到话语的“字义”和“用义”之间的区别,并由此推导出会话含义是日常会话中很普遍的现象。因此,对话语的理解并不能简单地诉诸语义理论,而需要借助谈话者的常识、共有知识及一定的语用推理能力。该剧的第一句台词就是一个叫杰利的男子说“我去过动物园了”。这是对谁说话?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现场只有一个从未谋面的坐在长椅上看书的陌生男子。他可能是对这人说话,但违反了礼貌原则,象征着人类社会没有礼貌,没有秩序,没有文明。
  “我说了,我去过动物园了”。这又是对谁说话?显然还是对坐在长椅上看书的男子彼得说话。对于第一句话彼得没有反映,情有可原,但对于杰利的重复,而且强调了“我说了”,为什么彼得还没有反映呢?这反映了人和人之间的疏远和对他人之事的漠不关心。
  “先生,我去过动物园了!”这种对话的重复违反了合作原则中的量的准则,其目的是表示这种会话含义:杰利已看破红尘,知道什么是所谓的人世――它就像动物园一样。和动物一样,人并不文明,并且暗示他已经厌世了,不想再活在这样的人世了。“要是你今晚在电视上看不到这消息,你会在明天的各大报纸上看到的”,这与杰利剧末的死遥相呼应。
  2、非同寻常地运用了话轮转换的手法
  人们日常会话的基本结构单位是话轮。在会话中,有一条重要的规则:A、B两方的话段的语义必须连贯。然而,剧中杰利多次提到动物园的故事,彼得也多次追问,但杰利又拐弯抹角,拒不直接回答,却说了很多与动物园的故事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以回避。然而,这表面上是回避,实际上是在含沙射影。另外,杰利所说的内容也不是彼得所具备的知识。对这些会话规则的违反,是对话轮转换正常使用的偏离,使得话轮转换的目的非同寻常。其实动物园就是人世,动物园的故事正是杰利正在谈论的人世这个动物园里已经、正在和将要发生的事。剧中有多处暗示杰利正在说的就是动物园的故事的一部分。例如:
  “现在,我要让你知道动物园里发生了什么。我去动物园是为了要更多地了解人和动物共存的方式,动物和动物共存的方式,以及动物也和人共存的方式……”
  “彼得,听着,我要这个长椅。你去那边的长椅上去坐。要是你听话,我就把故事的结尾讲给你听。”
  杰利被刀刺伤临终前说道:“噢,彼得,我真的恐怕要把你赶走。你不知道你走了,离开我,我多么害怕。现在我要告诉你动物园里发生了什么。”
  这种留下悬念的手法比直接说人间发生的一切就像或就是动物园里发生的故事的效果要好得多。它也使说完这个故事成为可能。
  3、与众不同地使用了独白
  内心独白作为一种创作方法,它既可作为人物描绘的某种补充手段,也可作为揭示主人公精神世界的一种有效表现方法,在文学创作中起着独到的作用。恰当运用内心独白,能够更全面、更细致地刻画出人物性格,使人物更加真实,也使读者能更深入地探索人物的内心世界。
  剧中有对白和独白,但独白的比重非常大,总共有三段,而且一段比一段长。它既反映了人的孤独,难以沟通,但渴望交流,又可以使观众疲倦、厌倦这“动物园”。它的作用还在于,即使无人理睬,杰利也要大声疾呼、呐喊,告诉世人自己的感受和先见。就像鲁迅先生《狂人日记》中,借用“狂人”之口,咒骂这人吃人的世界一样。剧中的杰利貌似疯傻,但实际清醒。相反,彼得貌似清醒却昏迷欲死。这表明社会扭曲了人,使人变态,使人异化。
  4、通篇运用了黑色幽默的讽刺手法
  “黑色幽默”是一种怪诞、可怕、病态、荒谬或面临大难的幽默,是一种用以反映现代世界的荒唐、麻木、残酷、自相矛盾、怪诞以及病态的幽默,是反映现代西方世界的混乱与荒谬的一种具有极讽刺意义、极其夸张乃至极度变形的艺术手法。
  剧中违反各种会话原则是对人类社会没有礼貌、没有合作精神、没有秩序、没有文明的讽刺。把彼得的家人和其宠物并列,把女房东和狗并列,了解人和动物、动物和人的共存方式,把杰利自己的住所说成鸽笼,把人的动作描写成动物的动作,把人的声音描写成动物的声音,把人类社会描写成动物园等等,强烈地讽刺了人如动物,甚至比动物还不如。
  剧中的彼得是美国中产阶级的典型代表,事事如意,养尊处优。然而对于杰利多次的交流要求却置之不理、冷若冰霜,对杰利提到的种种事情也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你失去了长椅,但你捍卫了你的尊严。”什么是一个人的价值和尊严?这显然就是对彼得所理解的人的价值和尊严的无情讽刺。
  杰利早就决意不再活下去,有自杀的动机,但为什么选择了“他杀”?剧作者的用意即在于讽刺人如动物,相互厮杀。尽管就彼得个人来说无杀人之罪,杰利也不想他被卷进去成为替罪羊,主动为他销毁“证据”,但是他所代表的人类是有罪的。剧作者想以“他杀”的假象讽刺人相互残杀,而又堂而皇之和生怕负罪的虚伪的本性。
  
  三 《动物园的故事》语言运用的艺术效果
  
  综上所述,阿尔比在《动物园的故事》中运用了语言各层次的表现手法,生动而深刻地表现了异化的主题。那么,导致异化的缘由何在?下面这段以重复和排比的句式构成的台词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你为那把椅子而战;为你的长尾小鹦鹉而战;为你的猫而战;为你的两个女儿战;为你的妻子而战;为你的男子身分而战,你这棵可怜的小菜。
  杰利向彼得滔滔不绝地倾吐了许久许久以后仍无法与彼得沟通,他气急败坏,拔出一把刀扔在彼得的脚下,并强迫他捡起来,这段台词正是在这种情境下说出来的。这段台词中的动词词组“为……而战”被重复了六次,其宾语部分是六个不同的内容,这种动词词组的重复和动宾结构的排列有力地反映了彼得的价值观和生活内容的全部。许多评论家认为彼得始终不愿离开的“椅子”象征着他的社会地位。那么,紧接着排列的两种宠物便可以视为象征着他在物质生活方面的追求;其次是象征家庭的女儿、妻子;最后是在杰利看来彼得根本就不具备的男子汉气概。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彼得终日“奋斗”,最后的结果竟是让自己堕落为“可怜的小植物”。
  杰利的这段台词具有强烈的挑衅性,万般无奈的彼得在其价值观遭到挑战,人格受到侮辱时惶恐地从地上捡起了刀,杰利以近乎耶稣受难的壮烈把自己钉在彼得手中的尖刀上,从而完成了“沟通”的使命,告别了曾使他遭受冷落、歧视的人间。目睹杰利的死亡,彼得发出了狼、狗般的哀嚎。剧作家在剧尾运用了“象声词”,与剧名遥相呼应,形象逼真地突出了主题。显然,这并不是发自动物园的哀嚎,而是异化了的人的一曲悲歌。
  
   参考文献:
   [1] 袁凤珠:《20世纪西方现代派文学名著导读》(戏剧卷),天津人民出版社,2000年。
   [2] 林骤华:《西方现代派文学评述》,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3] 黄晋凯:《荒诞派戏剧》,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
  
   作者简介:张勇,男,1980―,贵州桐梓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对比语言学,工作单位:贵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上一篇:古代市井文学的发展演变

下一篇:在马来西亚感受纸醉金迷